123木头人

很久以前,我们都是“双体人”,有两个头、四条胳膊、四条腿,由于人类太过傲慢,众神之王宙斯把人劈成两半,人类不得不终其一生去苦苦寻找自己的另一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一柏拉图

落叶相依浑似醉,潦倒何妨,悠悠岁月谁高歌,绝胜柳狂。————若叶知秋

后来,真的像张起灵说的那样,他离开后没有人在提起过他的,就像他的存在只是人们一个共同的幻觉,现在,他们都从幻境中走了出来,留吴邪一个人流连在张起灵的回忆中。他还记得那天最后的相见,张起灵要在那了结他的一世荒唐和惆怅,然后用生命许下了他的轮回与十年天真,赌下了几世欢悲。
-盗墓笔记

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,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,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。

——戴维·梭罗 瓦尔登湖

最富有的时候,你的生活也是最贫穷的。吹毛求疵的人即便在天堂也能挑出瑕疵。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,抱着振奋乐观的思想,如同居住在皇宫一般。犯不着千辛万苦求新,无论衣服还是朋友。把旧的翻新,回到它们中去。万事万物没有变,是我们在变。

——梭罗 瓦尔登湖

痛苦来自欲望;要从痛苦中解脱,就要放下欲望;而要放下欲望,就必须训练心智,体验事物的本质。
——尤瓦尔·赫拉利 人类简史:从动物到上帝

人生如同谱写乐章,人在美感的引导下,把偶然的事件(贝多芬的一首乐曲,东站的一次死亡)变成一个主题,然后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。犹如作曲家谱写奏鸣曲的主旋律,人生的主题也在反复出现、重演、修正、延展。……在她绝望的一刹那,以凄凉之美诱惑她。人就是根据美的法则在谱写生命乐章,直至深深的绝望时刻的到来,然而自己却一无所知。

——米兰·昆德拉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

他们为彼此造了一座地狱,尽管他们彼此相爱。的确,他们彼此相爱,这足以证明错不在他们本身,不在他们的行为,也不在他们易变的情绪,错在他们之间的不可调和性,因为他强大,而她却是软弱的。

——米兰·昆德拉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

我的良心是个尖锐的三角体,我每做一件坏事,它就在我体内翻滚一次,扎得我身心俱痛,我不停的做坏事,它就在我体内翻滚不息,渐渐的,尖锐的菱角磨平了,我的良心变得光滑圆整,当我再做坏事时便再也没感觉了。